Elyris

【授权翻译】Turn To Gold -Chapter 1.

__Heather:

CP:Albus Potter×Scorpius Malfoy
By Snakequeen-in-Norway
授权:Of course!I would be honored.
-SQ

----------------------------

Chapter One. We've Done the Same Thing All Before

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和斯科皮●许珀里翁 ●马尔福彼此厌恶,他们当然会这样。两个男孩都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上三年级,都是各自学院魁地奇球队的找球手,分别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都很聪明而且成绩优异:阿不思特别擅长黑魔法防御术,而斯科皮在魔咒课上表现出色。除此之外,两个男孩的家庭也丝毫不相来往,两家人在第二次巫师大战中处于不同的阵营,并且阿不思和斯科皮的父亲在他们整个的学生时代都是敌人,他们的孩子只是继承了这个传统。除了两人彼此对抗的学院和不同的长相(阿不思有着乱糟糟的黑色短发和绿色的眼睛,然而斯科皮的眼睛是灰色的,而且有着柔顺的金色长发)之外,还有一点使得这两个男孩相异甚远。由于父亲的名声(他的父亲是哈利●波特,魔法界的救世主。)和善良的天性,阿不思毫不费力就变得非常受欢迎,几乎学校里的所有人(当然,除了许多斯莱特林的学生和少数嫉妒他的人,还有一些高年级学生没有真正注意到他之外。)都喜欢他。另一方面,斯科皮是个有点儿孤独的人,他的家族曾今是魔法界的显赫之一,却在战争后没落了。他没有几个朋友,又不常与别人交往。他保持了马尔福对所有人都高高在上的态度,这种态度是大部分学生既讨厌又觉得可笑的。斯科皮对大多数同学都不是特别友好,但他也不会特地想尽办法去刻薄地对待他们,可阿不思是个例外。

*****TTG*****

阿不思●波特夜里还在学校游荡的场景可不常见。当然这是不允许的,但校规阻止不了阿不思和他的许多家人。尽管哥哥詹姆继承了父亲的隐形衣(因为他们的父亲现在可以不借助隐形衣来隐形),他给了阿不思活点地图:这是一幅由阿不思的祖父和他的朋友们创造的地图,能展示整个霍格沃茨城堡, 包括所有的密道和用移动的墨水点标记的居民。有了这幅地图,配合上阿不思天生较小的体型,可以使他轻松自如地在城堡里穿梭。阿不思经常会带上和他一样大的表姐罗丝●韦斯莱,或是他的朋友们:亚瑟●托马斯、摩根●图兰和杰瑞●摩特曼一起展开夜晚的探险,但是这次他只想拿回自己忘在图书馆的《魁地奇溯源》。在回格兰芬多塔楼的路上,阿不思听到从男生盥洗室传来了哭声,带着好奇与些微的关心,他轻轻地打开盥洗室的门将脑袋探了进去,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跪在瓷砖地板上抽泣着,仿佛心都要碎了。他长长的淡色头发遮住了脸, 肩膀不住地上下起伏。阿不思看得出来这个男孩不是因为某些平常的琐事而哭泣,比如论文没取得好成绩或是邀请女孩约会被拒绝了。那听上去是心碎的声音。

阿不思把门完全打开,悄悄走进盥洗室靠近那个男孩在他身边跪下,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嘿,”阿不思轻声说:“你还好吗?”

男孩猛地一抬头,阿不思目瞪口呆地注视着他。

“马尔福?”

“波特?”

“你在这里干什么?”阿不思说道,对在盥洗室地板上哭泣的男孩是自己的敌人这一现实感到震惊。

“不关你的事,波特,”斯科皮啐了一口,用力推开阿不思。“滚开。”

阿不思盯着斯科皮,他的眼睛布满血丝,脸上还挂着泪痕。阿不思张开嘴想说话,尽管他不确定该说些什么,但是斯科皮在他还没来得及说之前就打断了他。

“如果你对任何一个人提起今天的事,我发誓,波特……”

斯科皮的话充满威胁,但语气中却满是恳 求,阿不思还看到了他眼底一丝恐惧的阴 影。所有尖刻的评论在脱口而出前被生生咽了回去。斯科皮从地板上爬起来,他的小臂在客气中短暂地暴露了片刻。尽管时间很短,可阿不思清楚地在那个男孩的手腕和手臂处看到了几条平行的伤疤和交错的痂。斯科皮注意到阿不思目光投来的方向,快速地拉下袍子遮住他的手臂,把伤口盖住不让阿不思看见。

“我警告你,波特。”他说,声音里含着明显的请求。

阿不思沉默的点点头,斯科皮昂然离开,留下他站在那儿思考着斯科皮●马尔福身上发生了什么。

*****TTG*****

接下来的两周,阿不思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他想尽办法偷偷摸摸地观察着斯科皮,但那个斯莱特林看上去没什么异常,像平时一样冷淡且镇定,完全没有表现出盥洗室里的事情曾经发生过的迹象。但阿不思忘不了那晚斯科皮的表情,忘不了在他声音里听出的害怕与恳求,忘不了他手臂上的那些伤痕。他和斯科皮是互相厌恶,但那个男孩一定出了 问题,阿不思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插手这件事。也许可以告诉老师,但他承诺过斯科皮不会告诉别人,况且,尽管讨厌斯科皮, 阿不思可是个遵守承诺的男人(好吧,男孩)。

亚瑟、摩根和杰瑞注意到阿不思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可他推托说是因为期末考试临近而紧张的缘故。这话有一部分是真的,阿不思确实在为考试复习,因此他就能尽力把斯科皮的事抛在脑后。当他又一次独自在深夜穿梭于学校,想找一间空教室好练习罗丝当天下午在书上发现的一条非常厉害的防御魔咒时,他几乎设法让自己相信了斯科皮眼中的绝望是想象出来的。

他又走到了几周前斯科皮所在的盥洗室。突然,阿不思停住把耳朵贴到门上去。毋庸置疑地,他听到了从墙后传来的拼命遏制的抽泣声。

阿不思咬紧嘴唇。他应该进去吗?这件事确实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而且看在梅林的份上,那可是马尔福。不过……

阿不思打开门走进盥洗室。斯科皮又坐在瓷砖地板上,把头埋进交叉的双臂间哭。他站在门口注视着这个哭泣的斯莱特林。

“马尔福,发生什么了?”尽管没有刻薄之 意,阿不思还是迟疑地说了出来,“这是我第二次发现你在这间盥洗室里哭了,很显然出了问题。”

“少管闲事,波特。”斯科皮低着头说,“别管我。”

“马尔福,我是不喜欢你,”阿不思说:“我也从未喜欢过你,这一点就算我看到了你哭的样子也不会改变。但我同时不会在你遇到困难时落井下石。”

阿不思向斯科皮上前一步,发现他手里握着什么东西。注视着他的肩膀,阿不思意识到那是一把刃上有血迹的刀。

“马尔福,”阿不思边说边走得更近:“你在干什么?”

斯科皮飞快地用袍子盖住刀和他的左手腕。

“没什么。”他的语气里充满防备。

阿不思在斯科皮身边蹲下,“马尔福,”他迟疑着问道:“你需要帮助吗?”

“不。”斯科皮激烈地说。

“好吧。”阿不思说,他站起身,把手从大腿上拿开,走向了盥洗室的门。刚要离开时,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坐在地板上的金发少年,他们的目光相遇,又同时移开。接着, 阿不思走了出去,关上了身后的门。

-TBC-

评论

热度(26)

  1. Elyris__Heather 转载了此文字